国资参与纾困民营上市公司,前路几何?

  推进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是一项长期工程,国资在探路助力过程中风险与挑战共存,纾困民企道路漫长,需要凝心聚力、群策群力。

  在金融去杠杆的环境下,银行压缩贷款量,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民营企业,而民营企业通过发债来融资,这个路子现在也很难走通,所以很多企业进行股权抵押融资,在股市下跌的时候,造成平仓风险。

  自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史上最严借壳新规”后,并购重组市场趋于理性,盲目追逐热点、跨界并购的现象明显减少。随着经济形势发展变化,上市公司借助重组上市实现大股东“新陈代谢”、突破主业瓶颈、提升公司质量的需求日益凸显。

  另一方面,自去年下半年监管层为纾解民营企业经营困境,支撑民企融资政策密集落地以来,其中不乏不少国有资产身影纷纷入股民营上市公司,为后者缓解资金压力。此前,贝因美(002570,股吧)引入国资背景投资者长城国融就是本轮国有资本参与纾困民营企业的新案例,是落实党和国家关于纾困民企政策部署的具体行动,为贝因美旗下的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业务的稳定发展保驾护航。

  无独有偶。此前,浙建集团先“买壳”后“借壳”,将基建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将多喜爱(002761,股吧)原有家纺业务同步剥离的方案还因设计精巧受到业内推崇。9月26日,多喜爱并购重组申请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否决。此番重组被否,多喜爱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一字"跌停,截至10月25日收盘价为7.97元/股,相对此前的收购价12.0989元/股,浙建集团也已经出现34%的账面浮亏。

  国有资产保值目标承压,纾困还是被困?

  然而像国资重组并非一帆风顺。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共有16家国资重组企业被否,其中博瑞传播(600880,股吧)二次上会仍惨遭被否。一位券商保荐代表人告诉记者,从当前被否的一些国资重组标的来看,有些企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财务状况还是不错的,发展前景也不错,却往往以“资产负债率高,现金流紧张”为由被否。负债率偏高、现金流动性差其实是金融、地产、建筑施工等行业的共同现象,具有行业普遍性,并非一家独有。

  公开统计显示,目前宣布已经或将获得国资纾困的民营上市公司家数早已破百。由于本轮接受纾困的民营企业几乎全部饱受过“缺钱”之苦,国资入主后让民营企业感受最深的,还是来自于流动性。国资通过股、债等多种形式的介入,使上市公司及其实控人实现了“输血式复活”。

  从轰动一时的“南北车合并”看,并购重组有利于提高国际竞争力,增进业务协同,提高国有资产盈利能力,对深化国企改革具有积极示范效应。当然,成功实施并购之后也提高了国有资产盈利能力,增进国有股份保值增值,按照合并后2014年11月25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计算,企业市值已达到2203.48亿元,相较合并前两公司合计市值840.82亿元增加了162.06%。

  不难看出,A股资本市场正在通过深化并购重组、国资参与纾困民企等途径发力促进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然而,在这场拉力赛中,国有资产作为并购重组市场及纾困民企的主力军,所面临的的风险问题不容忽视。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表示,当前国资入主资金“和2015年股灾期间的救市资金用途不一样。当时是直接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而这个资金,更多是为了民企纾困而成立,并不作用于二级市场。而是从根本上解决上市公司的困境,目前虽然规模不大,但意义重大。”

  国资在纾困民企道路中走得并不通顺,买入民企难言“抄底”。随着上市公司股价一路下跌,国资买入后已现浮亏。

  民营上市公司转让股份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大股东出现股票质押违约风险。据Choice数据统计,截至10月中旬,A股市场有2163只个股存在股权质押,其中有982只股价跌破预警线,584只跌破平仓线;大股东涉及股权质押的上市公司有1900家,其中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70%的上市公司有840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浙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数据在说话,面对股价下跌、重组被否等诸多风险和挑战,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目标压力无庸赘述。

  2019年8月26日,宁波建工(601789,股吧)控股股东广天日月与宁波交投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广天日月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有的公司2.9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2%股份,以4.25元/股,总价合计12.4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宁波交投。股权转让成功之后,将结束宁波建工长达5年没有实控人的状态。然而截至10月25日宁波建工收盘价3.69元/股,宁波交投已经出现13%的账面浮亏。

  化解股权质押风险,国资重组仍有被否风险